瑰宝中的瑰宝 — 皇家新月楼

Booking.com

如果你有幸来大英帝国旅行,而且旅资充裕,笔者建议最起码下榻几晚那些四、五星级位于古老有历史意义建筑的酒店,这种经历通常只能在欧洲拥有,这些建筑曾经是贵族的宅邸、城堡,或帝国辉煌时期大公司的大本营,甚至有皇亲国戚的公馆、地标建筑,入住其中就仿佛参观博物馆。位于巴斯的皇家新月楼水疗酒店就是其中之一,在这儿下榻一晚,可感受当年时髦上流社会富人极尽奢华的生活情调。

历史名城巴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列的英国唯一世界文化遗产城市—美丽优雅,历史可追述到两千年多之前的埃尔特人和罗马时期。巴斯的建筑风格独特,建筑材料主要使用当地产的蜜色巴斯石,罗马和乔治亚风格明显。著名的皇家新月楼就是代表之一。一般人想到巴斯,就会想到罗马浴场和皇家新月楼。显然,建于山坡上具有地理位置优越性的皇家新月楼壮观恢弘,成了巴斯的地标。它建于250年前,相当于清朝乾隆末年期间,由建筑师小约翰·伍德(John Wood) 设计,是18世纪欧洲最杰出的建筑之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栋美丽的大楼至今仍是居民楼,这是全世界历史地标建筑中是罕见的。

新月楼共有30套房子,居中的15和16号在几十年前就被改成了五星级酒店,酒店共有40多套房,极尽奢华。大门含蓄不显眼,跟边上的居民用房没有明显的差别,宽敞的后花园后边另建了餐厅和游泳水疗设施,中间的花园由园艺工精心养护,夏日里坐在花丛中用餐、品茶极其放松、享受。

在今年七月(英国标准)的酷暑,我带着孩子们在一楼(国内标准二楼)的套房里歇了一晚。酒店提供代客泊车,接待的周到热情自不必描述,属五星级。套房果然不同凡响,宽敞高雅,更让人惊讶的是藏在一堵墙的后面秘密的小房间,进入房间的门看似墙壁的一部分,这样套间可以既是一室套间,也可是两室套间。里面的两张单人床是为两孩子安排的。室内的家具、艺术品看来都属古董一类,与正中的壁炉交相辉映,让你回到几百年前上流社会。卧室里的一切既有观赏价值,也完全把舒适考虑其中。

因为干燥温热的气后,倘佯于后花园很有种热带日落时的味道,只是被包围的是薰衣草、玫瑰之类的植物,而不是椰树。一棵大树上吊下来一个棕色秋千篮子,更增添情趣。我们在时有很多其他客人看来是慕名前来吃下午茶,这样你不用花大价钱入住客房来享受这儿的氛围。

靠着后花园一边的是水疗区,因为是专门为水疗而建,设计合理,空间宽敞,有游泳池、桑拿、热蒸汽等等。我订了一小时的按摩,按摩师是本地人,上过学院修过反射疗法,但手法差了些,没有按到穴位。但我出来后还是很放松。

酒店有两个就餐区:比较放松随便的酒吧区和Fine Dining餐厅,如果你想在餐厅就餐可得穿得正式些,虽然不一定要礼服,但不能是牛仔运动鞋了,不然就显得粗鲁。

我们选了Fine Dining 里边的Tasting Menu,对西式高档餐厅有了解的人知道,这Tasting Menu 是主厨设计的专门用来品尝招牌菜的套餐,也就是各道菜都是精心料理的小份菜,保证品尝味道的同时不让你的肚子在短时间内撑起来。皇家新月楼的Tasting Menu 有七道菜,一切都衔接地很好,从入座的第一印象,到服务生的应对,到器皿的姿态(这儿的刀叉都是纯银的),到菜色的呈現,到食材的品质,到风味组合的层次,到整体菜单的概念,全都做到位了。

虽然是小份菜,吃完七道菜后还是很撑,我们决定去散步。新月楼的前面是绿地,有障拦的一片专属新月楼居民,再前面就是巨大的公园。因为天气炎热,有居民在绿地上乘凉,公园里也有游人,但不喧闹,身处市中心,你并不觉得,舒适而娴静。

第二天我们因为要赶往另一个地区,吃完早点就准备离开。早点居然有中式的,是馄炖汤,虽然与国内的馄炖汤有一些区别,但毕竟是中式的,与英式早点比较,喜欢汤汤水水的国人恐怕还是会选择这个。离开时酒店经理与我们道别,他50多岁的样子,举止言谈有种古典的庄重,他告诉我们2019年10月份他将与巴斯旅游局一起赴上海参加高档旅游产品展销会。看来酒店针对中国这个市场是相当重视的,这样对国内游客是个好消息,因为他们的很多服务和设施会把中国游客需求考虑在里面。

当问到酒店员工的情况时,约翰逊说员工流动量非常少,相当一部分员工已在此将近30年,我开玩笑说这仿佛是中国旧社会的长工。这种情况充分表明员工的忠诚,当然这是双向的,这在酒店这样的服务行业是罕见的,恐怕也是皇家新月楼的古老见证吧!

如果说巴斯是英国西南的一个历史文化瑰宝,那么皇家新月楼水疗酒店则可喻为瑰宝心脏,入住这儿可以将提供一个纽带—让您能躺在曾经是皇亲贵族的居室床榻上将白天的所见所闻细细品味、联想,完完整整地体验巴斯厚重的历史。